第六章

推荐阅读:明朝败家子我的1979神话版三国一世独尊超级神基因天骄战纪盖世帝尊万域之王遮天全职法师
  第六章

  贺知书把这阵难受劲熬过了之后进卧室换了衣服打算出门,那盆兰花裹了严实抱进怀里。

  北方的冬天干冷,还有风。贺知书套了他最厚的羽绒服,花了八十多块钱打车去的医院。

  艾子瑜只看着一个圆滚滚的米白色的球敲着办公室的门进来,他还没觉出好笑来就见那人把围巾拉下来露出一张消瘦苍白的脸。

  艾医生。贺知书温和的和艾子瑜先打了声招呼。

  艾子瑜忙给他倒了杯热水,递过去的时候触到贺知书冰凉的指尖:这么冷的天来拿药?

  顺便,贺知书笑笑,让艾子瑜看那盆花:把你房子送回来了。

  艾子瑜和贺知书认识了也快两个月,算很熟了,但贺知书还是第一次用这种玩笑的语气和艾子瑜聊天。

  艾子瑜不置可否,修长的手指扒拉了两下那兰花蔫巴了的叶子:不就盆花吗?不过你嫌它娇气的话等哪天我在从我爸那儿寻些好养的给你也好。

  贺知书不太想深聊,他没心力交朋友,只虚弱的笑了笑扯了话回正题:今早又吐了,呕了些血。和年轻时候灌酒灌到胃出血的感觉不一样,今天我边吐边只觉得自己好像把剩下的时间呕光了。

  我早就劝你赶快化疗…艾子瑜皱了眉,坐在办公桌后转笔,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心情烦躁时无意识的行为:再说你不就才三十吗?有多老?你也不像缺钱,有什么非要和自己过不去的?

  我在想想。贺知书疲惫的垂了眸。

  两个月前你就要想,你是不是还想只靠吃药先熬着过了年?

  贺知书不愿意多说话,喝了半杯水暖暖:药到了吗?我不舒服。

  你在不化疗我也不给你药了。艾子瑜也不知道怎么动了气:我给你问着骨髓呢,你在不把身体当回事到时候谁都帮不了你!

  贺知书心里有些暖意,笑的真心了许多:要是医生都像您这样,我才不信还有什么医患矛盾。

  行了,别给我扣帽子。艾子瑜站起来利索的脱了白大褂:我下午休班,现在陪你一起去拿药,该换药了,懒得再开单。

  好任性啊。贺知书看着艾子瑜换上一件长风衣:外面冷。

  艾子瑜没理他,带着贺知书去拿了药,贺知书道过谢才想走就被叫住了:我送你回去,这天不好打车。

  贺知书推脱不过就答应了,他确实受不得风吹了。

  看了艾子瑜的车贺知书才觉得这医生确实不简单,开的法拉利一点都不低调,比蒋文旭还要舍得花钱。

  我从小最不喜欢听别人说的就是'草包富二代',我爸总夸我长脸。兴是出了工作环境的原因艾子瑜放的也开了些,眉眼间还有些青春余韵的朝气。

  贺知书看着车窗外,良久才低声回:我当初也想从医的,志愿填了三所医科大…

  落榜了?

  我没考试。贺知书眼神放空,空茫的让人揪心:那阵子晚上多梦,经常抽搭着哭醒,明明没觉得有多遗憾难过,却也总是这样。

  艾子瑜很适合做个朋友,就像现在他识趣的一句话都不多说,挺了很难熬的几分钟静谧故作轻松开口:你们家那地段真挺好,你这说不定不上学还对了呢,要不是我爹把我供下来,有的是苦日子等我捱。

  贺知书只笑笑就不再说话,最后让艾子瑜把车停在了小区门口。

  谢谢你艾医生,有空请你吃饭。

  得了吧,你用空请我给你治病吧还是。艾子瑜私底下颇有些京城小爷的作风,京腔听着人也舒服。

  贺知书摆手目送他开车走,整理好围巾想顶风进小区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在路边看到了蒋文旭的车。
最爱你的那十年最新章节http://www.xbiqudu.cc/book/124718/,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最爱你的那十年http://m.xbiqudu.cc/book/124718/最爱你的那十年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最爱你的那十年》版权归原作者贺知书蒋文旭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宠婚撩人:前夫靠边站唐媛邱霖严诸天旅人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都市狂枭百岁之好,一言为定回到夫君少年时我是赘婿[快穿]小受总是在死史上最强师叔反派今天也很乖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1 笔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