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最爱你的那十年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推荐阅读:明朝败家子我的1979神话版三国一世独尊超级神基因天骄战纪盖世帝尊万域之王遮天全职法师
  第三十四章

  贺知书的意识时断时续,最痛苦的时候他恍惚以为自己快死了。他疼的连哭都哭不出来,额头上覆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这个过程中其实蒋文旭也不舒服,干涩狭窄的地方箍的他生疼,但憋的就是一股气,非要折腾欺负的贺知书更不舒坦。

  知不知道错?

  最后结束的时候贺知书听见这样一句,他慢慢侧过身越蜷越紧,削尖的下颏抵在膝盖上。他不说话,感觉身上仅存的热度都随着蒋文旭的进出拉扯着生生带出了体外,丝毫不剩。

  可是,我到底又错在哪里了呢?贺知书的眼神黯淡的就像笼了一层翳,什么都映不进去。

  说话,蒋文旭皱眉弯下腰去拨正贺知书的脸,他明明已经在给贺知书台阶下,却不想被人全然的无视了:没爽够,躺那儿等我呢?

  贺知书的脸随着蒋文旭的力道转过来,他连把眼光对焦都很费力。贺知书的瞳仁大且黑,里面却没有了以往的水一样的纯净深情。黑沉沉的一片映着蒋文旭的影子,铺天盖地的绝望哀伤。

  蒋文旭的心口突然的紧缩疼痛,他愣愣的举起手掌想碰一碰贺知书的眼睫,想确认自己看到的心碎只是错觉。

  可他只是一抬手贺知书就瑟缩了一下,那个人蜷的更紧,微侧的小半张脸浮着嫣红的指痕。突然的动作让贺知书低低细细的咳嗽起来,苍白的脸色显示着极度的痛苦,随后狠狠一呛,竟咳出了暗红色的血。

  蒋文旭的脸色刷就变了,瞳孔骤然紧缩。他俯下身去抱贺知书,手指都在颤抖:怎么了?怎么了?给我看看…快点给我看看…

  贺知书抖的越来越厉害,他一张嘴就有血顺着唇滑下来,攥着蒋文旭的手指用力到泛白:冷。

  蒋文旭手忙脚乱的扯下床单给贺知书裹上。他把贺知书翻过来抱进怀里,却从贺知书身下碰到了更多冰冷黏腻的液体,蒋文旭彻底慌了,只是肠道一点粗暴撕裂的伤口,贺知书竟仍未止血。

  没事…没事,咱们马上去医院。没事的。蒋文旭不知道是在安慰别人还是自己,但这样慌乱无措的语气太难得出现在蒋文旭口中。他应该永远是运筹帷幄的,淡定优雅睥睨生死的。

  我不去医院。贺知书的语气平缓,只是有那么一些模糊不清,他的神志还是清楚的,于是又重复了一遍:我不去医院。

  蒋文旭退了步,他飞快的翻通讯录然后拨通电话:景文?拿上医药箱快来我家!

  挂了电话蒋文旭把贺知书更紧的往怀里搂了搂:没事的,景文马上过来。累不累?累了在哥怀里睡一会儿。

  蒋文旭。贺知书的声音很哑,不是那么清晰,其中有几分平和的意味,没有埋怨,但同样不含爱意。

  贺知书不等蒋文旭回应。他自己轻轻的笑起来: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想念一遍高中。那时候的蒋文旭真好啊,谁都喜欢,可他只喜欢我。他脾气不好,对什么都不耐烦,可唯独肯耐着性子陪我。有人要是不阴不阳和我说句话他都能抡凳子教人家怎么好好说话,在台上表演什么节目领个什么奖眼神也要先找到台下的我。

  贺知书笑着笑着眼泪就滑了一脸,可他自己偏偏毫无意识,仍然挂着那种怀念的笑意:十七岁那年蒋文旭说喜欢我,我就和他在一起了,我相信他肯定疼我。十九岁那年家和前途都不要了,我陪他走,觉得只要和他在一起我不怕吃苦。二十三岁那年我父母来北京找我出了车祸,我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他,那时候我就想,只要他还肯给我一个家,无论如何我都不留开他。

  那张脸上的湿意越来越重,贺知书大睁着眼看着一团虚无的空气,努力把哽咽牢牢压制在喉咙口:他对我很好的,拼了命的赚钱,年少时那么傲气叛逆的人也学会了酒桌上逢迎讨好,学会怎么敬酒,怎么给老板开车门…我知道他挣钱都是为了我的,不然也不会因为他当时最大的一个客户只言语轻慢了我几句就折了人家一条手,不仅没了单子,还差点被关了几天。

  说这些的时候贺知书笑的有几分温柔,和酸楚。最多的,是压抑不住的深情。

  可我不知道人是怎么变的。贺知书又咳嗽起来,他口里疼的厉害,一片血腥味。

  他不回家了,电话越来越少,有时夜里回家喝的烂醉,衣服上满是香水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大男人活的比女孩子还小心翼翼。我一直在想,他怎么就不喜欢我了,是我不像以前那么好看了,还是才开始学习做的饭菜比不上外面,或者真的只是在床上花样比不得更年轻的一群孩子。

  很可笑吧,那两年我用高中听课的认真态度看GV,只是想学着讨好他。可最终,半点用处也没有。我想我大概这辈子也学不到能用身体绑住一个男人的地步,一场做下来能忍着不哭不求饶都不错了,还怎么配合人家玩花样呢?

  我都这么没用了,他还怕我出去搭别人…怎么可能呢,这辈子栽他一个人身上还不够啊…我还长不长心。

  蒋文旭猛地抱紧贺知书,声音一片痛楚:别说了…别说…是我错了,乖,是哥错。蒋文旭的声音有可见的哽咽,心口被人揪紧了一样的窒息和疼痛。

  贺知书修长的细眉拢起来,他就像没听见蒋文旭的话,声音低下去,和呜咽一起混在喉咙里:上学的时候我连车子都不敢学,腿擦破一点皮都要疼半天…高中语文背错了还流行打手板,全班只有我一次都没背错过,我怕挨打,即使有时候大家都偷懒老师只象征性的打那么几下…他明明知道的…知道我最怕疼,却也能下手毫不留情的给我一耳光…那一刻我就知道,他不爱我了。

  我错了…宝贝,哥最疼你…别说了乖,等你好了打我回来…我错了,真的。蒋文旭越来越心慌,他的心打着哆嗦的恐惧和疼。他不知道别的,但他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有些话一旦说出口,就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

  贺知书静静的听蒋文旭说完,没什么反应,就像什么都没听到:对别人来说的一段可以割舍的感情对我来说是十四年的爱,是退无可退的唯一的依靠,是尝过的所有甜头,也是刻骨铭心的全部痛楚。

  贺知书扯了扯蒋文旭的前襟,他仰头看进男人深沉的眼眸,温和的笑:所以你第一次打我我不走,你喝醉了一边叫着沈醉的名字一边上我我不走,你在法国和情人胡闹我不走,你怀疑我和别人暧昧打我强暴我我也可以不走…但是,蒋文旭,爱没有了,我还能活多久。

  蒋文旭的身子一颤,有些事情,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脱离了掌控。
最爱你的那十年最新章节http://www.xbiqudu.cc/book/124718/,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最爱你的那十年http://m.xbiqudu.cc/book/124718/最爱你的那十年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最爱你的那十年》版权归原作者贺知书蒋文旭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宠婚撩人:前夫靠边站唐媛邱霖严诸天旅人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都市狂枭百岁之好,一言为定回到夫君少年时我是赘婿[快穿]小受总是在死史上最强师叔反派今天也很乖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1 笔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