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最爱你的那十年 >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推荐阅读:明朝败家子我的1979神话版三国一世独尊超级神基因天骄战纪盖世帝尊万域之王遮天全职法师
  第六十六章

  贺知书让医生带他去了陵园。杭州安贤陵园,葬着他的父母。这是他内心最深的一处疼,埋起来提都不忍提。

  天下着小雨,细细的雨线被风吹着打在车窗上,车就停在陵园大门外。

  我在外面等你?艾子瑜把贺知书的外衣递给他,推开车门去后备箱找伞。

  贺知书没动,他低下头,用双手捂住脸,细微的打着哆嗦。他不敢去,也不配再去。

  他本来想回以前的老房子看看,可还是放弃了,那处房子早就卖了住了人,连一点旧的痕迹都被抹去了。是父母死后他自己卖的,卖的钱交了北京那处房子的首付。

  贺知书想,自己和蒋文旭可能真的是同一种人,嘴上说着抱歉,自欺欺人的用愧疚感就想补偿犯下的罪过。自私自利,伤害的永远是最爱自己的人。

  艾子瑜给贺知书拉开车门,为他擎着伞:…我陪你进去。贺知书背负的比所有人想像的都多,医生不放心他独自把所有的苦楚咽下,夜深人静时独自辗转痛苦。

  贺知书慢慢抬头,眼神里有怯弱和一些微妙的躲避:我…去吗?他问的是医生,但更多是在给自己寻找借口,找到不去的理由。

  艾子瑜心疼贺知书,也说习惯了等你身体好一些我们在怎样怎样的话。可他这次却没有回应,他不希望贺知书最后的时间都被这个心结牵绊着不能安心。

  有些事总还要面对的。

  穿上外套,我送你进去。艾子瑜的语气温柔。

  贺知书重重压了两下太阳穴,还是下车了。他站在陵园的正门口,看着远方一片青翠的绿化中层层的墓碑,突然一阵腿软。

  艾子瑜忙扶稳他,一手撑伞:没关系吧?

  贺知书摇摇头:进去吧。

  不是很好找,贺知书完全凭着一点记忆里的印象去找。一个个墓碑看过去,悲哀和无力越来越重。

  艾子瑜打了把很大的黑伞,穿梭在雨中,静谧又沉重。

  终于,贺知书在一块大理石雕合葬墓前怔住,如遭电击。他的脸色一寸寸的白下去,唇都在颤。贺知书缓了好久才能僵硬的发声,他慢慢回头推开医生:你去远一点的地方等我,行吗?

  当然可以,艾子瑜当然懂:来,你自己撑着伞。

  贺知书惨然一笑,慢慢摇头:我在这里,伞都不配用。他一步步走进细雨里,走近父母的死亡。

  贺知书在离那块墓碑还有两步的时候就像被什么重物狠狠击中,砰的一声就跪在了冰冷潮湿的水泥地上。贺知书没起身,低头半晌,然后猛地磕了几个头。

  爸,妈…我错了…贺知书的声音从紧咬的唇瓣泄漏出来,混着下唇被咬出的鲜血: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贺知书已经哭不出来了,为蒋文旭哭的太多,眼泪终于干涸。他的眼睛红的像滴血,里面的愧疚无法压抑,却也难以释放。

  无论和蒋文旭闹的多失控的时候,贺知书都不曾提起父母的意外死亡来宣泄自己的委屈。他不提,是因为不怪罪蒋文旭,是因为…他怪的只有自己一个人。

  无数个夜里惊醒,他都要咬着手背睁眼看一夜满室黑暗。所有来自良心的谴责贺知书从没有让第二个人替他分担,他怪的只有自己。每次受了委屈的时候,身心惧疲的时候,痛苦翻倍,可心知肚明再也没有一个永远不会抛弃他的家。

  妈…对不起…我总是让你担心。我知道你都多失望…你肯定就在想,小时候那么乖那么懂事的一个孩子,怎么就能…怎么能为了个男人连你都不要了…贺知书的声音哽咽,眼里却没泪,仔细看又似乎有血痕:我…我想了您亲手包的汤圆想了十五年…你,什么时候不生气了,能不能给我再包一顿啊妈?

  妈!别不理我啊…你生气了可以打我啊…贺知书的话猛地停住,眼神恢复了一些清明。他苦笑:爸,我妈不理我了。

  黑白相片里的男女温和的笑,秀气的眉眼,和顺的气质,所有的美好似乎都匀给了儿子。可照片下只有一抔黄土了。

  失去的人是在也会不来的了,真实的残忍,你承不承认都是这样了。

  爸,这十多年麻烦你照顾妈了…她胆小娇气,在下面那种黑漆漆的地方肯定害怕…爸,你要多让让她,到时候…到时候我就过去,换我保护你们俩…贺知书轻轻道:我再也不惹你们伤心了…真的,不会让你们等这么久了…

  艾子瑜的指甲都掐破了掌心的一小块皮肤,他看着贺知书跪在雨里,忍着心疼不去干涉。可现在真的察觉到不能再让贺知书这么下去了。他不太清楚贺知书的父母的死因,但他知道正常人都受不住与至亲天人永隔的折磨,更何况是贺知书这种精神状态本就不太好的病人。

  艾子瑜提步走过去,用伞为贺知书挡住冰冷的雨滴:知书,我们回家吧,他还是说:等你身体好一点,咱们再来。

  意外的,贺知书没有执意留下,他在艾子瑜的搀扶下很艰难的站起来,缓步走过去。不过三步,贺知书回头看那张照片,露出了个孩子一样纯净的笑容,在心里默默道爸,妈,等我。

  艾子瑜的心被贺知书的笑拧着疼了一下,悲凉且无可奈何:你衣服都湿了,冷不冷?

  贺知书一直到上车都一声不吭。

  艾子瑜开大了暖风用干毛巾给贺知书轻轻擦着脸和头发,不知该说些什么。

  贺知书抬眼看了艾子瑜好久,然后温温的笑了:就像压在心上的一块石头落了,我现在身上感觉好轻松…他话还没说完就缓缓闭上眼睡过去。

  艾子瑜心头猛地一震,贺知书的脸冰凉,抬头贴近他的脖颈才感受到惊人的热度。
最爱你的那十年最新章节http://www.xbiqudu.cc/book/124718/,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最爱你的那十年http://m.xbiqudu.cc/book/124718/最爱你的那十年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最爱你的那十年》版权归原作者贺知书蒋文旭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宠婚撩人:前夫靠边站唐媛邱霖严诸天旅人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都市狂枭百岁之好,一言为定回到夫君少年时我是赘婿[快穿]小受总是在死史上最强师叔反派今天也很乖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1 笔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