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大明好国舅 > 第601章 明主

第601章 明主

推荐阅读:明朝败家子我的1979神话版三国一世独尊超级神基因天骄战纪盖世帝尊万域之王遮天全职法师
  “呀!”碧琳猛地起身,见身后是马度就撅起小嘴儿,“爹爹就会吓唬人。”

  “你们俩在看什么?”

  这才马度最关心的,他可不想碧琳小小年纪就跟着乌日娜学骑术。

  乌日娜挥舞着手里的厚厚的一沓纸,“是嘎鲁给我们写的信?”

  嘎鲁的文采有这么好?看那信纸的厚度可以出书了,马度接过来看了看才知道这是怎么样子的一封信。

  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小舅子,文化水平不行倒是会画画,且画风粗暴奇特,很有点欧美漫画的特点,姐弟连心乌日娜能看得明白,总之这是一个部族兴旺的画卷。

  “我们的部落现在有八百头牛,马儿和羊儿太多,嘎鲁没有画!”翻开手里的信马度可以确认嘎鲁的这封信大部分时间都在画牛,一个个牛头神态各异,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到牛圈照着实物画的。

  “春天的时候会有汉人到我们的部落收羊毛,夏天的时候来买马儿,到了秋天就会来会用粮食和布匹换我们的牛羊马屁,就算是遇上白灾也不会受冻挨饿了,大明的皇帝真是个好皇帝,长生天一定会保佑他的,看看这是我给他织得毛衣,马上就要织完了,你一定要帮我交给他。”

  乌日娜晃了晃手中那个类似于盔甲的玩意儿,马度刚刚心生的一点不满顿时烟消云散,估计就算是交上去老朱也不会穿,八成会裱起来当做番民敬献。

  “你谢皇上做什么,那些到你的部落里面收购东西的都是咱家的伙计掌柜,你要谢应该谢我才对。”

  “啊!是咱家的那为什么不给多多的粮食和布匹!”乌日娜嘟着嘴用两只手划出一个大大的圆弧。

  这个就不讲理了,支撑书院已经不易,马家就是掏干了家底也养不起那么多人,再说他也不敢。中原的商人能在和蒙古部族的交易之中,不用坑蒙拐骗的法子就算是不错了。

  “咱家虽然有些钱粮,可家里的人口也多,二爷爷、小鱼儿、宋霜还有一群孩子,要是都送到草原上,他们吃什么穿什么,你不忍心看着他们挨饿吧?”

  跟乌日娜讲那么多的干道理没有用,只能用最浅显的情感来解释。

  乌日娜点点头,“是哟,我是不想碧琳挨饿的。”说着还伸手摸摸旁边的小脑袋。

  “人哪就没有不劳而获的,想要得到的多只能付出更多,你给嘎鲁回信,让他养更多的羊、放更多的牛,羊毛越多换到的粮食和布匹也就越多。”

  乌日娜却摇摇头道:“我不给嘎鲁回信了,我要回草原!”

  马度愣了一下,一口拒绝道:“不行!”

  朱棣很惆怅,他搜集了不少的北平的资料,却写不出论文来,原本想学二哥、三哥那样到朝臣家中拜访拜访,请他们指点一下,谁知道文官武将不是生病了就是不在家。

  满朝文武也只有大表哥李文忠见了他,却对他写论文的请求置之不理,还拐着弯儿的训斥了他,让他好不郁闷。其实倒不是燕王殿下不招人待见,实在是因为老朱莫名其妙的杀了个勋贵,朝臣们此刻不愿意多生是非而已。

  这不刚刚又被先生们从办公室里面撵出来,朱棣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往宿舍走,平安是指望不上了,这几天都没见着他的影儿,不用猜也知道他肯定翻墙头去了侯府了。

  可是自己这会儿却不好去找妙云说话,论文可是关系到他能不能早点就藩,一想到这个他就头疼,不由得唉声叹气。

  刚刚转过花园,一直低头走路的朱棣就差点和别人撞在一起,一个身着黑色僧袍的和尚,把手执在胸前冲着他微微一行礼,继续的往前走。

  这和尚朱棣是认得的,是给他们上谋略课的,常给他们讲一些古时候的奇谋诡计,朱棣很喜欢上他的课,故事讲得惊心动魄不说,关键是他从来都不布置作业。

  “兀那贼秃,你别走,本王有话跟你说!”

  朱棣觉得这和尚还是有两下子的,打算请他帮忙给自己写论文,谁知这和尚对他的呼唤置若罔闻,兀自的缓步前行。

  这让朱棣心头不由得生气一股怒意,上前快走几步一把抓住道衍的手腕,冷声问道:“怎得,你这贼秃也瞧不起本王吗?”

  道衍笑了笑,道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殿下想要别人尊重你,就要懂得先尊重别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莫非不懂吗?尤其是这‘贼秃’二字旁人叫的,唯独殿下叫不得。”

  朱棣虽然学问差可一点都傻,当然道衍指的是什么,他老子曾经就是一个大贼秃,‘贼秃’二字可是宫中的忌讳。

  朱棣也不生气,反而嘿嘿的笑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影射我父皇,当心我这就把你的光头一棍子敲个稀巴烂。”

  他说着就把别再腰里的双截棍抽了出来,抓住其中一节,另外一节则是转的呜呜作响,“不是本王吓唬你,这次到塞外游历本王出关杀不下十个鞑子,这双截棍上的鲜血还没干呢。”

  “贫僧不怕死,奈何以死惧之。”道衍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做一副受死的模样,“殿下若想动手就请快些。”

  朱棣却笑了,“还是本侯第一次碰见不怕死的人哪,这样吧,你帮我写论文,我就饶了你!”

  “呵呵……殿下都说了贫僧不怕死,谈何饶不饶的,除非有好处。”

  朱棣又笑了,“原本以为你还是个高僧,没想到也是个花和尚,你是想要美人还是想要财帛,等我就藩了这些都能给你!”

  道衍睁看眼正色道:“贫僧是出家人,要这些身外之物做什么,只希望殿下就藩之后,能在北平寻一家寺院,让贫僧做主持,不为俗事所扰能专注礼佛就成。”

  “就这点要求,本王答应你了!”朱棣从袖子里面抽出一沓资料,塞到道衍的怀里,“这是资料,写好了赶紧的交给我,好誊抄!”说完就大摇大摆的走了。

  道衍把那一沓资料塞进怀里,看看朱棣了背影,转身去了自己的住处。这和尚还是要点脸面的,没有问马度要宅子,就住在图书馆上面的阁楼里。

  里面的摆设很简单,一张竹塌,一个蒲团,一张矮几而已,没有佛像却有香炉,里面冒着青烟的檀香便是这屋子里面最奢侈的东西。

  从阁楼的窗户正好可以望见远处的荒滩,马度一手揽着老婆一手揽着闺女,正在躺在草地上好不自在。

  “有才德却无雄心,非明主也!”看着马度的那懒散副模样,道衍不由得叹了口气,随手关上了窗户。

  已经到了五月,美丽的樱花早已经飘落,取而代之的是樱花果,一簇簇一颗颗,红得发亮,随风摆动一样的好看。

  一辆大车骨碌碌穿过樱花树林,在一个大坑跟前停了下来,一个海军士卒掀开车上破草席子,露出五六具浑身**的黑不拉几的尸体,有的似乎还没有死透,鲜血顺着还在抽动的手指吧嗒吧嗒的落在地上,很快就染红了一片。

  一条大黄狗凑过来抽动着鼻子嗅了嗅,这血腥的味道似乎比大粪好多了,便伸出猩红的舌头开始舔舐。

  李景隆伸手拉住,它脖颈上的套圈,斥骂道:“大黄,莫要吃这些脏东西!”把它拉的远远的,还在它的嘴上狠抽了两巴掌。

  大黄就是赵家的那条小黄狗,这李景隆唯一从大明带到倭国的唯一的事物,不过这一年的时间,它已经从之前的那个小不点,长到了李景隆的腰胯位置,十足的一条猛犬。

  一个正在抬尸体的士卒道:“李晓琪,你现在可教训的有点晚了,前些日子小的看见您的狗吞了一个矿工的手指,尝人血吃了人肉,怕是改不了啦。”

  “若是改不了就罢了,反正这里有的是矿工,大不了还有倭人给我大黄果腹!”李景隆冷笑着抚摸大黄身上油亮的皮毛,“赶紧的把尸体扔了,咱们就回去,记得多盖点土,被野兽扒出来,扯得满地的肠子怪恶心的。”

  地上的大坑已经填满了一半,大多都是出事故而死的奴隶矿工,当然也不乏偷矿石被杀死的倭人。尸体被扔进坑里,士卒盖了几层土将尸体掩盖住,便重新上了车,没有人在乎刚才车上拉的是什么。

  赶车的士卒轻轻的挥动着鞭子抽在马儿的身上,马儿嘶鸣一声蹦跶了两下,尾巴一甩差点没抽在那士卒的脸上。

  士卒不由得骂道:“这倭马也不阉割,脾气不小哩!”说着又在马身上狠狠的抽了一下。

  李景隆道:“哪有什么倭马,你看这马又矮又小,明显的是蒙古马,有的马明显的带着西域马的特征,应该是和西域马儿杂交过。倭国荒僻凋敝,见了什么好东西都想要,嫌自家人长的矮小,从前就带着一船船的倭女找汉人借种。”

  “还有这样的事情?真是稀罕!”

  “李小旗到底是豪门公子,又在皇家书院上过学,懂得就是多!”

  听手下这么说,李景隆觉得脸上有点发烧,在书院他和朱棣可是班级里面倒数前两名,而且成绩十分的稳定,偶尔两人很有默契的换一下位置。

  这个时候燕王和平安应该毕业了吧,反正他是拿不着毕业证了,不知道为何竟觉得有点惋惜。

  马车缓缓的驶出樱花树林,车下的小路蜿蜒着延伸到远处的矿山,整齐的军营,凌乱的矿工营地,和烟尘滚滚的炼银作坊清晰可见,一路之上都是发黄的麦田。

  海军不可能一直靠着国内补给,这些土地都是他们强占倭人的,有倭人和奴隶的鲜血滋养,今年的收成看起来不会差。

  “赶快点,该吃午饭了,我的大黄可饿坏了!”

  李景隆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人喊道:“是去矿山的吗?稍我们一程!”

  明明说的是汉话,前面地沟里却钻出来七八个倭人,李景隆命令手下停车,可手却已经握上刀柄,只要一个不对就准备大开杀戒。

  可是等到连跟前,李景隆却傻了眼,七八个人里面竟然有两个都是他认识的,讶然道:“赵麟!唐敬祖!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那带头两个人年轻人可不是赵麟和唐敬祖吗?虽然一身倭人的打扮,可看五官身材就是他们两个,只是比在书院时稍稍黑了一点,瘦了一点。

  另外几个都是中年汉子,看他们的那双粗糙的手,多半猜的出来是工匠不会错了,这大半年李景隆接触最多的就是工匠,有一人看起来又矮又小,似乎真的是倭人。

  比起李景隆来,赵麟和唐敬祖似乎更加的惊讶,在他们的印象里李景隆可是纨绔中的纨绔,绝对的不学无术且油盐不进,实在想不到他会出现在倭国,还是一副海军士卒的打扮,看起来更加的精干,跟从前的那个娇贵公子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李景隆,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景隆呵呵一笑,“我是被充军发配来的!”

  赵麟和唐敬祖满脸的不信,“开什么玩笑,谁敢发配你?”

  人分三六九等勋贵也能划出个高低来,李景隆他们家绝对是站在勋贵最顶端,一门两国公不说,最关键的还是皇上的血亲。以他在书院的作为,换做旁人早就被开除一百回了,说到底还是几位先生给皇上面子。

  “此时说来话长,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的。”李景隆招招手,“赶紧的上车,等到了矿场我再慢慢跟你们说。”

  “好嘞!都上车!”赵麟招呼众人上了车,马车继续前行。

  “你们两个怎么也来倭国了,按理说去年不是应该毕业了吗?”

  “毕业了之后,我们就进海军,先生给了我们秘密任务,用了快一年的时间,现在算是刚刚完成,要回澎湖交差呢。”

  “你们两个怎么会进海军?海军晋升可是不易,别处调进来也要降级使用,我在这里呆了大半年,杀人不少倭人到现在也不过是个小旗而已。”

  唐敬祖大笑拍着李景隆的肩膀道:“杀人?你他娘的也会杀人,这是我今年听过的最好笑……呃……”

  唐敬祖硬生生的把后面的话咽进肚子里面,因为有一柄刺刀抵住他的喉头,稍微动弹一下哪锋利的刀剑就要刺破他的喉咙。

  李景隆侧过半个脑袋,冷漠的望着唐敬祖,“嘴巴放干净一点!”

  旁边的大黄见状配合的露出森森獠牙,喉间发出骇人的低吼。

  赵麟忙在一旁打圆场,“九江兄莫恼,唐敬祖你还不知道,他平常说话就蹦脏字,怕是一辈子都改不了啦,还是不要跟他较真了,唐敬祖还不给九江兄赔罪!”

  “免了!我现在不喜欢有人跟我说脏话,唐兄以后还是改改的好。”李景收了肘下的刺刀,“说说吧,你们来倭国做什么的。”

  “这个怕是不能给你说了,这是军事秘密,不过完成了这趟任务我俩回去就直接升百户了……”

  “那可要恭喜你俩了,回头还要叫你们一声长官哪!”

  ……

  说话间就到了矿区军营,驻扎在这里的明军有数千人,海军却只有一千,剩下的是神机营和普通的明军士卒,唐牛儿虽然只是个千户,确实这里的最军事高指挥官。

  刚一进营地,守门的士卒就对李景隆道:“李小旗,唐千户有事找你!”

  李景隆下了马车对唐敬祖和赵麟道:“你们先到我的帐篷里面歇着,等我忙完了再去找你俩叙旧。”

  看着李景隆的背影,赵麟小声的对唐敬祖道:“这家伙像是换了个人,我现在竟有点怕他!”

  唐敬祖看看身边冲着他呲牙咧嘴的大黄道:“我连他的狗都怕!”

  李景隆快步走到唐牛儿的办公室,见了唐牛儿立刻敬了个礼,问道:“千户大人,又有什么任务?”

  唐牛儿笑着从桌上拿起一个卷轴递给他,“你自己看!”

  李景隆接过卷轴,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我儿,你毕业了!”

  (..net)
大明好国舅最新章节http://www.xbiqudu.cc/book/127109/,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大明好国舅http://m.xbiqudu.cc/book/127109/大明好国舅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大明好国舅》版权归原作者宇丑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重生之天衍垂钓之神审判之翼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米瑞斯之从光堕入暗盗墓凤语无双轮回高官的秘密恋人:婚姻支付宝海上长城最后一个道士2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笔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