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峨眉祖师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羽仙歌)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羽仙歌)

推荐阅读:明朝败家子我的1979神话版三国一世独尊超级神基因天骄战纪盖世帝尊万域之王遮天全职法师
  冥冥中,有一盏红烛摇曳,无声的燃烧。

  倾塌的世间,洪流席卷在泥土,那具尸体沉沉浮浮,向着更深,更幽暗的地方随波而去。

  .......

  嘹亮高亢的飞禽声响起,有地仙的眼眸波动,指着天下间的某个位置,而后,如阵列般的仙人们齐齐飞出,踏着无数飞禽仙鸟,或御剑乘风,行驾在天地之前。

  .......

  新尘盖在石上,朽木歪斜在前方。

  东皇在这里驻足,苍色的眼睛闭合,依在石侧酣睡,身后,两个孩子跟随着,三匹竹马所化的龙驹在原地踏步,刨起土尘。

  折纸船的孩子好奇的看这看那,陆玄卿望着那株朽木,又看看在树下石畔闭目酣睡的暮仙人,三千青丝不复,早已成为华发,陆玄卿想着,他的年纪一定很大了,比世间很多人都要大。

  他好像经历了很多的风雨,虽然他一直都在行走,从未曾停下脚步,但她总是感觉,暮仙人有些疲惫,这种疲惫感并不属于当世,就好像他在忧虑着谁,忧虑着万古以后的茫茫众生。

  是否有些太可笑了?他只是一个地仙而已。

  陆玄卿歪着脑袋,从开始到如今,她仍旧不明白对方为什么愿意带着自己,难道仅仅是为了把自己引回正道?

  她敏锐的感觉到一点不对,就好像对方一直在关注着自己,可自己和他并不相识....诶,难道他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这个念头冒出来就被掐断了,陆玄卿摇了摇头,可没听过自己以前的娘亲说过,她还改嫁过,那既然这样讲,自己老爹岂不是接盘侠么。

  既然不是.....那莫非是自己老爹,或者自己娘亲的祖上?

  他很老了,鹤发童颜的人一般都是老妖精。

  陆玄卿托着腮,一只手上百无聊赖的耍着一根狗尾草,又看向边上的纸船娃,向他努了努嘴:“喂,你叫什么来着?”

  “桑!”

  纸船娃开口,咧着白牙:“我生下来时,我爹抬头看见的是一株桑,于是我就叫这个名字。”

  陆玄卿哦了一声:“桑....感觉哪里怪怪的....话说这株朽木....死了好长时间了....”

  阿桑蹦蹦跳跳过来:“姐,这是梧桐啊。”

  陆玄卿的眼神动了动:“梧桐树?看着不像,这株树又矮又烂,哪里像是梧桐。梧桐,即使是死了也有巨大的躯体。”

  阿桑挠了挠后脑勺:“可这确实是梧桐。”

  陆玄卿双膝抱起来,沉默一会,忽然对阿桑道:“你跟着他做什么呢?”

  她说着,目光落在沉睡的暮仙人身上,阿桑又挠了挠头,对陆玄卿道:“大叔有法力,是个好人,他帮我把阿弟的魂平安送去了阴间,我也想成为和他一样的人,能够有法力,去帮助可以帮助的人。”

  “呵。”

  陆玄卿半张脸都沉在膝盖内侧,双目幽幽:“你是好命,遇到了这么一个不杀生的善仙,可这天下并不是人人都好命,有些时候就像是我,路都走上了,再想回头就很难了。”

  阿桑呜嗯了几声:“可姐,你现在不是已经可以回头了吗?”

  “大叔的法力,连老天爷都怕他,你也看到的,这天下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而且大叔也说了,不论来多少人,天上地下,都会护你周全。”

  陆玄卿蹙起好看的眉头,嘴硬道:“说说而已,我又不是什么绝世天资的少年少女,哪里能当得起这样的人物护道,他和我没什么关系,而且如果真的闹大了,九玄仙山地仙齐出,千位地仙漫天遍野,这世上又有谁能够抵挡?”

  “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地仙而已。”

  阿桑不解:“姐,你也说了,你不是什么绝世天资的人,那又怎么会让那些大仙人倾尽全力来追杀你呢?”

  “我虽然不太聪明,但是这个事情就像是我以前抓鱼,如果不是好看的,或者是多肉的大鱼,没有值钱的部分,也不会有人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你想错了。”

  陆玄卿使劲摇头:“如今仙魔正在厮战,这是魔门最后的反扑与疯狂,早在上几个千年,魔门便持续衰落,如同水向低流,仙人们极其重视自己的面子,我不过是一个小孩,已经几次三番让人仙失手,这已经折了他们的颜面,而如果魔门知道我跟着这个人.....他们肯定会想方设法渲染他也是魔,放出风声,把他逼迫到天下仙人的对立面去....”

  陆玄卿此时突然觉得自己应该离开,她越想越是混乱,甚至有些惧怕与担忧,阿桑迷迷糊糊,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最后叹口气,摇摇头做出一副无奈状。

  仙与魔,这些东西,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很多还是很难以理解的。

  .........

  梦幻深处,那道轮廓坠落的方位被东皇所望见,她亦步亦趋,前往的地方出乎意料,那幽暗深邃的尽头,有云霄隐现,那是一座大山的虚影,不是旁山,正是太华。

  洛神的轮廓向着太华山走去,当然,更像是被裹挟着,东皇看见无数的光影在晃动,蒙昧模糊,却又各自成形态,那些就像是自己刚刚证成地仙时所望见的东西,是无数地仙逝去或离去后的留影。

  这些是光阴。

  浩浩荡荡,在裹挟着,驱赶着众生,如同放牧牛羊,洛神的尸体边上是无数的光阴之影,可这些影子却不曾阻挡她,亦不曾推搡她,纷纷给她让开了道路。

  东皇伸手,向上轻举,梦幻中一口大钟化出,天帝威严轰鸣在这片梦境之中。

  虚无开始泛起涟漪,汇成海潮,大钟的声音震世悠扬,亦是辽远,东皇虽然知道太华山乃是新世旧世的节点,但却从未曾想过,原来世间的光阴,都在冥冥中向着太华山在移动。

  这是什么意思?

  他不明白,更是从未曾见过,但洛神的尸体已经流落向太华,所以,去往三千年前的太华山,便可以解开大部分的谜团。

  无数的光阴人影化作飞鸟散去,扑棱棱的振翅而起,大片的神异众生消失在梦幻中,东皇望着那深邃尽处,无数光阴汇聚的地方,轻轻叹了口气。

  ..........

  嘹亮的鹤鸣响彻云霄,陆玄卿抬起头来,那天空上,不知何时聚集起了一片又一片的飞鸟,为首的那只白鹤目光锐利,它的背上站立着一位仙人。

  人仙,正是很久之前追逐自己的那个人仙!

  “魔女!可教我好找!”

  怒喝声传动天下,天上无数的鸟儿渐渐变得巨大起来,漫天遍野的仙禽,漫天遍野的仙人,陆玄卿的脸孔瞬间便白了,她站起来,呼吸急促,阿桑腾的一下立起身子,一把扯着陆玄卿的手臂:“姐,咱们去大叔边上!”

  陆玄卿走了两步,却突然驻足,神色一黯,道:“魔终究是魔。”

  阿桑:“姐你说什么呢,大叔会护你周全的,哪怕是他睡着了,这些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陆玄卿摇了摇头:“我害怕的事情终究是来了,他们这么快找到了我,肯定是已经有地仙出手算出我的位置,你看,这只是第一批的追捕,如果我让他帮我击退这些人,那么很快,他们就会再次回来,并且带着数位,数十位地仙。”

  “因为我折了他们的脸面,在我一个小小的魔女身上屡次失手,放在天下二流的宗门中,他们便抬不起头来了。”

  阿桑哼哼道:“又不是九福地,也并非仙玄山,这些二流的宗门有什么可怕的。”

  陆玄卿:“二流的山门中也有地仙,少则一位,多则三五位,一山败落,十山齐伐,十山败,便倾一州所有宗门之全力,我无论如何也躲不开的。”

  少年少女在下方互相诉说,天上那位人仙冷声道:“说的不错,魔终究是魔!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魔女,你乖乖随我等回去,此番便绝不难为那两个人,如若不然.....一同斩之!”

  声音浩瀚,威严凶恶,阿桑抬头大声呵斥:“那你滥杀无辜,不是枉为仙人!”

  白鹤人仙语气冰冷:“宁错杀一千,不放走一个,谁知道你们是不是魔?当年魔门童子之事.....呵,总而言之,若她不随我们走,你们也得死在这里。”

  仙魔冲突比想象中的还要剧烈,毕竟最开始破山倾门,覆亡在魔门手底下的仙宗有数个,魔门想要重置阴阳平衡,结果失手,阴谋败露,这才导致冲突进一步升级,而在这个过程中,九福地其实不过是顺道推了一把手而已,七大主要的魔门节节败退,不得已抛出所有小魔道顶缸,断了他们的性命与气运,等到这世间阴阳消涨达到临界点了,仙门便是想要动手,也不能再动手了。

  抓陆玄卿的目地当然是要杀死,但是在那之前,还需要用她的性命逼出她那个便宜师父,晋合山的女魔听说不久前在凡尘闹事被一个年轻高人用刀差点剁了,此时正是虚弱期,对付起来自然要省事的多。

  什么,堂堂正正的比试?

  开什么玩笑,冲突已经升级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双方因果纠缠已经到了深入骨髓的状态,这种情况下,哪个还有心思和你玩斗将?

  已经红眼到肃清天下的程度,要彻底把阴阳平衡打到临界点上,让魔门从此再也不能乱蹦跶,九福地倒是还没出多大力气,下面的各个小宗门却是一个杀的比一个欢快。

  当然这也是正常,毕竟最开始出事情的都是小宗门,而他们之间又各有沾亲带故,所以这次惊天动地的剿魔大战,有些人是为了报仇,有些人是为了雪恨,有些人是为了捞好处,有些人是为了蚕食魔门原本的地盘,收敛信仰。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万仙云集,如开法会,一个小小魔女,便是插上四个翅膀也难以逃离,陆玄卿的神色晦暗下来,她看了看足下的土地,那根狗尾巴草被丢在地上,就好像现在的她一样,疯狂的肆意生长后,便被人无情摘下,最后丢弃在地上,腐烂死去。

  啪。

  一只手拍在了她的肩上。

  “世间没有人是本该被遗弃的,我们都有想要回到的地方,不论那是哪里,反正并不是囚牢就对了。”

  暮仙人站在她的身旁,陆玄卿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暮仙人却突然道:“你有想回去的地方吗?”

  陆玄卿抿了抿嘴:“没有.....真心话,不想回魔门....”

  说着说着,小姑娘有些激动起来,一把攥死了暮仙人的袍子,后者拍了拍她的脑袋:“过去重重,皆已成灰,将来种种,还未曾显现。”

  “来日方长,既然没有归处,理应让自己有一个的。”

  天空上,庞然的大喝轰然落下!

  “一丘之貉,竟敢抵抗仙门天威,包庇魔女,今日此刻,既然不愿意把她交给我等,那尔等便死在这里吧!”

  万仙坠落,仙禽飞鸟向下嘶鸣,东皇仰望高天,他的身后,之前依靠过的那株朽木,忽然焕发出生机来。

  一寸一寸,一丈一丈,眨眼须臾,顷刻白驹,天世间有巨大梧桐拔地而起,万枝舒展,如要沐浴天霖,无数飞禽被阻挡,徘徊于高天,那万仙震动,有人仙勃然大怒,祭出一张天桥符箓,要引九霄雷霆镇杀那下方三人!

  “魔孽,当死!”

  他愤怒的吼出来,然而在下一刻,那张符箓却飘飘荡荡从他“手”中脱落,他抬起头,天上的云霞在眨眼内便有七百次变化,浩荡的疏离感让他一瞬间陷入茫然,紧随其后的,是一声巨大的钟响!

  当——!

  东皇钟响,万籁无声!

  “见天帝不拜,该当何罪?”

  冥冥中的声音是钟灵发出,喝问震世!

  白鹤仙人双手拼命挥舞起来,却发现是在舞动翅膀,他的意识很快陷入迷茫,而陆玄卿则无比惊讶的看着天上的一切,因为那万数仙人,在一瞬间,在那钟声之下,全都变成了鸟儿!

  不,不仅仅是他们!

  陆玄卿回神,发现自己也变成了一只鸟,只不过这只鸟极其巨大,披着琉璃色的羽,极其绚烂!

  凰!

  万鸟陷入蒙昧,失去了自己本来的意识,此时遵循本能,围绕着凰鸟飞舞。

  原本的敌人,此时全都变成了自己的手下?

  而在天边尽头,高亢嘹亮的鸣啼,忽然震响!

  一只五彩斑斓的火凤展翅飞来,它见到了这株梧桐,被它所呼喊,那是故乡的感觉,这只火凤徘徊在梧桐树上,茫然的万鸟扑打着翅膀,陆玄卿见到那只火凤,后者居然目光灼灼,此时向她展翅,居然是在表露爱意。

  这下把她吓得不轻,向着地上落去,那只火凤也追了下来,但陆玄卿落地便成人形,恢复原本模样,跑到东皇身后,那只火凤愣了一下,显得十分愕然,随后便陷入低沉与悲哀,可怜兮兮的叫了两声。

  “唔....呵呵...哈哈哈.....”

  陆玄卿笑起来,小心翼翼转出去,伸出手去摸那只火凤,后者低下头,虽然对于自己的“老婆”变成了人而感到惋惜,但倒也没有过多悲伤,天上的万鸟尽数落在梧桐树上,恭顺的听从火凤调遣。

  “一百年,这些鸟需要一百年才会恢复原本模样。”

  东皇负手:“火凤之所以向凰鸟表露爱意,正是因为回到了故乡,哈哈,饱暖思**么,如果没有......那不妨自己造一个,这样有了执,修行什么,都会渐渐快起来。”

  “世间何处,得我心安?”

  他抚上火凤的头,这只神鸟不敢造次,恭顺无比,陆玄卿又望了一眼那些矗立在梧桐树枝上的茫然百鸟,忽然深吸口气,狠狠的对着它们做了一个鬼脸。

  “从今往后,我不做魔啦!”

  她用力的喊出来,随后一把扑在东皇的袍子上,呜呜的哭泣起来。

  从入了魔门之后,她就从没有这么哭过,仿佛受尽的委屈今日得以释放,于是便毫无保留。

  东皇笑着,只是抚摸火凤,复被哭的不行了,才拍了她头顶:“说了护你周全,可没骗你吧。”

  陆玄卿半个身子挤在袍子里,低声的嗯了应,阿桑在边上哈哈的笑,说天上的那些鸟儿都是腌臜货,之前看不起他们,现在都成了待宰的肉汤。

  东皇摇头,望着天边:“千魔万难,苦海沉沦惯。枷锁浑身强牵挽。认檐溜,一点浮沤来又去,识不破、空华虚幻。”

  “便酩酊朝昏,又谁知在本有真灵,万尘羁绊。梦回仙醒,盯细开青眼。闲里光阴着心看。骷髅元不会东西,还戏弄、千古轮回无垠,但省后收心便归来,莫只待西山,日沉天晚。”

  “待看见那火凤来迎,便自当披万羽登仙。”

  首座啊,这天下的光阴,果然都汇向了一处,没有什么是会被改变的,岁月内大片空白,万事其实皆可为定数,这么看起来,我做的一切都不必掩饰,这些都是已经发生的事情,未来与过去的关系复杂不可说,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原来是这个道理,大圣们其实都是愚钝的,而天尊确实是未曾骗我啊。

  (https://.biqugex./book_81467/473686266.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峨眉祖师最新章节http://www.xbiqudu.cc/book/136776/,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峨眉祖师http://m.xbiqudu.cc/book/136776/峨眉祖师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峨眉祖师》版权归原作者油炸咸鱼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江医生的心头宝不合格的大魔王一醉经年太上执符嗜血狂龙叶辰重生军婚,老公太会撩极品狂婿江太太恃宠而骄闪婚成爱:凶猛老公停一停陆先生的闪婚甜妻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笔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