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 > 红楼之熊孩子贾琮 > 819.第八百一十九章

819.第八百一十九章

推荐阅读:明朝败家子我的1979神话版三国一世独尊超级神基因天骄战纪盖世帝尊万域之王遮天全职法师
  二位甄大人对面而坐,开始谈条件。甄茴乃道:“福建可以出兵助吴王太孙夺回金陵。”

  甄藏珠道:“王爷怕是撑不到四月。故我方须得在三月底之前出兵。”

  甄茴与总兵郑潮儿互视一眼道:“长江枯水季,海船入江恐有不便。”

  “无碍。”甄藏珠微微一笑道,“下官这趟来,只欲借福建之名头和阵势。”

  甄茴大惊:“你们有兵?”

  甄藏珠点头:“精兵。”

  甄茴眯了眯眼:“吴先世子不是个有本事在他老子眼皮子底下藏兵的主儿。”

  甄藏珠撇脱道:“上海港原本就不止是吴国在建,南洋马来国主周冀乃大股东。兵是他的。但他身为外洋国主,不便直接出兵插手我国。”

  郑潮儿忍不住道:“那甄大人还来找我们作甚?只说是吴先世子藏下的私兵不就得了?”甄藏珠微笑看了看甄茴。

  甄茴思忖片刻道:“背父藏兵乃是大罪,这名头太容易被人抓把柄,会使吴先世子失了正统招牌。兵只能是借的,打完仗就得还回去。俗话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想趁吴国内乱对吴国下手的,便得掂量下这支军队。”

  甄藏珠道:“马来国送来的乃精兵,数量不大。虽悄然拿下金陵足矣,也须弄些大阵仗去撑门面。人多才能吓着人。”他望着甄茴道,“马来国周国主保住了上海港的话语权,福建兵马辛苦一趟只需出工不需出力、还赚个精兵名头,我们太孙可得吴国半壁江山……”

  他话还没说完,福建三人齐声喊:“什么?半壁江山?”

  甄藏珠点头:“半壁江山即可。”

  甄茴道:“既可拿下金陵,为何只要半壁?”

  甄藏珠道:“他们手里拿着人质,世子不知被关在何处。”

  郑潮儿大声道:“既兵围金陵,自然能救他出来!”

  “咳咳咳……”章师爷咳嗽好几声,给甄茴郑潮儿使眼色。甄茴立时道:“也罢。这是你们吴国之事,我们福建不管。”甄藏珠微笑点点头。甄茴吃了两口茶道,“甄大人是想,福建出兵马拉阵势摆样子,马来国精兵打仗。”

  “不错。就依着甄大人方才画的那条线极好。”

  “走这么一趟还挺辛苦的。还得替人担个干涉别国内政之罪。”

  “请甄大人开价。”

  甄茴想了想:“我们福建也没那么缺钱。”

  甄藏珠道:“福建商船停靠上海港租金减半三年。”

  甄茴摇头:“那与收钱何异?”

  “甄巡抚的意思?”

  “我知道上海港是个大港,建了这么四五年还只建了个雏形,各色泊位都有。”甄茴定定的看着他道,“我要福建船只的优先停泊装卸出港权。”

  甄藏珠脱口而出:“甄大人好大的胃口。这个只怕不成。”

  甄茴淡然道:“甄大人磨蹭到现在还没找到肯帮你们打掩护的主儿。”她嘴角挂了一丝极浅的笑意,“带了‘国’字的都有王爷,你们太孙不愿意让同宗手里捏着自己的把柄。其余平安州只醉心商业,不会也没闲心管这般闲事。江西苏韬是个儒生,不会答应的。滇黔太远。两广王子腾和台湾贾琏,你们怕请神容易送神难。除去福建,还能找谁?”

  甄藏珠怔了片刻,赞道:“难怪甄大人能把持住偌大一省,非寻常人可比。”

  甄茴轻轻一笑:“甄大人只说答不答应。”

  甄藏珠苦笑道:“这个要求太过了。马来国的船方有此特权。”

  “他们国主出了钱是吧。”

  “是,他们占了股份的。”

  “福建也出。”甄茴含笑道,“我们也是富庶之处。”

  甄藏珠诧然。半晌,他拍案道:“甄大人想跟王子腾较劲儿。”

  甄茴并不否认:“他已占了陆路先机。”

  甄藏珠思忖片刻,点头道:“好。下官答应。”

  甄茴扬起眉头,奇道:“这么快就答应了?”

  甄藏珠正色道:“马来周国主曾说,看一件事能否做成,只看其首领便好。若是福建先头那两位巡抚,下官不会答应——他二人一个思想陈旧不知变通,一个只惦记自家那一亩三分地。甄大人与他二位不同,乃是真心想替福建做事的。”他站起来道,“下官看好甄大人,愿意与福建合作。”

  甄茴也站起来道:“多谢甄大人瞧得上本官。本官自不会让甄大人看走眼。”二人对着作了个揖。

  章师爷在旁抚掌:“真真多赢。二位甄大人都是爽利之人。”

  郑潮儿尚未明白这些利害,听得云里雾里。偏显见旁人都明白,不敢露惬,遂只陪笑了几下不吭声。二甄与章师爷遂一道商议起细则来。

  到了中午,甄茴在衙门设宴款待甄藏珠,章郑二人作陪。散席后,就请甄藏珠在巡抚衙门一处客房歇午觉,下头再议论。福建三位官吏聚在甄茴书房。

  章师爷率先笑拱手道:“恭喜大人!”

  甄茴亦笑,意气风发:“同喜。”

  郑潮儿已憋了大半日,可算能问了:“大人,你要出钱帮着他们修上海港?有那份闲钱为何不重修福州港?”

  章师爷抢先拍巴掌说:“那是长江入海口!咱们这会子投点子钱进去,日后还不定滚出多少钱来。郑大人,你能挑最好最贵的火器买了!”

  郑潮儿起先听说为了出兵相助吴国,甄巡抚预买新火器,欢喜了一场。不料甄藏珠又说只须他们去装个样子、摆个名头,又恐怕甄茴可会不想买了。这会子听章师爷所言,内里一块石头落地,道:“但凡有我的火器,旁的我也不管了!”乃大笑。

  回头想想此事,章师爷愈发觉得便宜占大了,喜滋滋道:“岂止火器,咱们也该新修道路了。”

  甄茴道:“不止。我看台湾府许多好东西,咱们都可以学来。他们学校就比我们好得多。”

  章师爷摇头晃脑:“有了钱万事好办。”他两个又对着笑了半日。

  郑潮儿这才想起来问:“这个甄藏珠为何只要半壁江山?”

  章师爷反问道:“宋高宗为何不愿意岳飞救出二圣还朝?”

  郑潮儿恍然。半晌,骂道:“好狠的心思!王八羔子!”又问,“大人不要钱、只要什么离港权,那是极大的好处?”

  章师爷笑道:“郑大人是武将,不明白这个无可厚非。上海港还在建,泊位不多。优先停泊装卸出港权,与商贾而言可得抢占极大商机。”他站起来道,“在下今日才知,甄大人为官比戴大人强出去许多。不说旁的,单论这眼界便了不得。用不了几年福建便不会逊色与两广了。”乃一躬到地,“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郑潮儿依然不曾听明白,然甄藏珠瞧着便是个极有本事之人。有本事的外人都说甄茴是个人物儿,她必是个人物。遂也跟着行礼道:“甄大人,末将也愿效犬马之劳。”

  甄茴含笑回礼,道:“得了二位相助,不愁事业不成。”三人齐齐抚掌。趁着郑潮儿不注意,章师爷与甄茴悄悄含笑对视了一眼。

  后甄藏珠午睡起来,四人又商议细节直至晚饭时分。甄藏珠干脆住在了福建巡抚衙门。

  甄茴本有宅子,自打当上巡抚便搬来后衙。这些日子忙碌,她平素都住在书房。今儿自然没法子早眠的。甄茴于灯下批阅公文至三更,忽听外头有人敲门。她并不使唤丫鬟婆子,也不用人守夜,乃微惊,问道:“谁?”

  外头有个男子道:“在下柳隼。”

  甄茴眼神一动。这声音是甄藏珠的。甄茴知道吴国甄藏珠并不是真的甄藏珠,乃是神盾局局座贾敘身边那位柳二假扮的。他真名是叫柳隼么?“柳大人夜半来访,可有事么?”

  柳二道:“方才腹饥,上贵衙门厨房寻出些鱼丸煮了。听说甄大人尚在劳顿,借花献佛给大人送来一碗。”

  甄茴莞尔,起身往门口走去:“拿着我的东西送我,好生便宜。”

  柳二一本正经道:“鱼丸虽是大人的,却是我生火打水煮熟的。”

  甄茴打开门,“吱呀”一声。只见柳二就在外头立着,手里极干脆的捧了个碗,连个食盒子都没有。乃撤身放他进来,口里道:“你烧的柴火、打的水难道不是我的?”

  柳二大步走近屋子,将鱼丸搁在案头道:“只当是我借的如何?连鱼丸都借了,何必追究点子柴火水。”

  甄茴横了他一眼,坐下拿起勺儿来,舀起一颗鱼丸搁进口里一尝:火候倒是不错。乃笑道:“尚好。”柳二仿佛松了口气。偏他在旁看着甄茴吃,甄茴有些别扭,遂随口道,“今日多谢甄大人相助,我已收服了郑潮儿。”

  柳二笑道:“外来的和尚好念经,郑潮儿终究是个武夫。今儿这剧本是曾大姐写的。”

  甄茴放下小勺道:“那位曾女士颇有本事。”

  “嗯。”柳二点头,“修建上海港是她主持的。虽大佳腊那边派了人过去相助,许多事还得她自己做决断。包老三一直给她打下手,执行力很强。主要是他二人的功劳。我平素多在金陵,偶尔才过去。”

  甄茴怔了片刻,轻轻点头,舀了颗鱼丸。因嚼得慢,许久才吃完。乃问道:“为何不将吴国整个拿下?”

  “是太师詹鲲的主意。”柳二道,“让天下人看个仔细。”

  原来,依着林黛玉贾琮等人的意思,这回干脆把吴国整个捞到手。詹鲲却说要先分一半。吴国大且富庶,天下都盯着。在老夫子们眼中,陈瑞文出身大族,也能算个良臣。甄藏珠是个外室子,出身也逊色陈瑞文许多。若他二人分佐吴国二主,旁人多半看好陈瑞文。且陈瑞文辅佐的是幼主,权限更大;甄藏珠辅佐的这位已十八.九岁了。过个三五年,两国国力差异日渐巨大,别国若还有执迷不悟的,燕国便不客气了。

  甄茴听罢笑摇头道:“何须费那些事。”

  柳二道:“我总觉得詹大人还有别的用意,只猜不出来。”

  甄茴想了想,问道:“你这趟过来,走的是陆路还是水路?”

  “陆路。”

  “可见过江西知府苏韬?”

  “见过了。”

  甄茴面带得色:“那我知道詹大人有何用意了。”

  柳二忙拱手:“求甄大人指教。”

  白天用的那张地图还没收起来呢,甄茴趁势摊开,伸手指头在上头划了个圈:“你们是要这块吧。这是江西。这是福建。今后这三处必要往来密切了。”

  “这个我知道。我上江西就是说这个的。为何不能连吴国一道?”

  “太惹眼。”甄茴道,“司徒家不是没有明白人,恐怕有人看穿摄政王之意图,联兵讨伐。咱们虽不怕打仗,却会大损工商业。尤其会损人口。摄政王最舍不得的便是人口。若将吴国分成两块,你们那位王孙最大的敌人便是金陵城内的小叔叔了。为了不输给叔叔,他做什么来强国都正常。”

  柳二依然没明白:“他得了整个吴国,为何不能强国?”

  甄茴瞧了他一眼:“卧榻之侧并无他人鼾睡,少不得松快些。他年轻,收些美人、修个吴宫,都不好说。”

  柳二想了半日,道:“听着仿佛有道理。”

  甄茴白了他一眼,埋头吃鱼丸。不多时,一碗鱼丸吃净了,赞道:“煮的不错。”

  柳二含笑道:“是鱼丸本身做得地道。”

  “嗯。煮得也不错。”甄茴道,“多谢你。”

  柳二看着她道:“就一句多谢?”

  甄茴端坐道:“还想怎样?我要出兵帮你争地盘,难道不是你该谢我?”

  柳二道:“我还让你入股上海港呢。那是多少钱啊!王子腾大人知道了非憋屈死。”

  甄茴忙道:“这是什么道理?我又不是不给钱白入股!”乃没好气道,“再谢你一回,行了吧?”

  柳二摸摸脖子,仿佛有话想说。甄茴觑了他一眼。柳二忽然道:“单这么谢不够。”甄茴便觉古怪,抬目瞧着他。柳二忙道,“我是说……额……”他腹中暗自着急:曾大姐替他想的词儿实在牵强、说不出口。

  甄茴皱眉:“你究竟想说什么?”

  柳二一着急,脱口而出:“甄大人,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在下无以为报,不如以身相许吧。”
红楼之熊孩子贾琮最新章节http://www.xbiqudu.cc/book/33739/,欢迎收藏本书
手机看红楼之熊孩子贾琮http://m.xbiqudu.cc/book/33739/红楼之熊孩子贾琮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红楼之熊孩子贾琮》版权归原作者金子曰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名侦探柯南之恶魔守护在白皇的樱花庄生活重生之天衍垂钓之神审判之翼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米瑞斯之从光堕入暗盗墓凤语无双轮回高官的秘密恋人:婚姻支付宝

网站地图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19 笔趣读